水环境治理,云南河长制十年探索显成效

图片 2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
】滇池是我国“三湖”治理的重中之重。近年来,我国对于滇池治理的脚步从未停息。从九年来的不懈坚持到继续挺进的“三年攻坚”,从制度建设到技术攻坚,滇池这个高原明珠正在焕发新的光彩。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
】滇池今日的蜕变重生,倾注了国家和云南省20余载的治理之功,也是昆明砥砺前行的生态回报。但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从“死水微澜”中重生的滇池,要找回“淘米洗菜、捉鱼捞虾”的美丽世界,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云南河长制十年探索显成效 “河长”治河保水清 本报记者 周 斌

图片 1

图片 2

7月28日,记者来到昆明滇池草海大坝,只见这里人群熙熙攘攘,一幅热闹景象。滇池草海大坝冬春可以看海鸥、夏秋可以观山水,已经成为昆明的一道亮丽风景,每天都有上万人来此游览和休闲。在大坝的一端,立着一块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即滇池流域河长制公示电子屏,是今年3月23日正式投入使用的,从早到晚播放的内容主题就是滇池治理河长制。内容包括:滇池治理公益宣传片,市级总河长、副总河长、总督察、副总督察名录,36条出入滇池河道市级、区级河长名单,河道水质目标、当月水质评价,各条河道流经区域、断面位置、水质类别、水质达标情况以及监督举报电话等,每月河道水质评价不达标的还用红色字体标注出来。

九载牢筑滇池治理体系 三年攻坚擦亮“高原明珠”
滇池是西南大湖,中国第六大淡水湖,是镶嵌在滇西南的“高原明珠”。然而,近年来复杂的富营养化成因致使这颗璀璨的明珠蒙尘,使其成为云贵高原湖区大型重污染浅水湖泊的典型代表,也成为我国“三湖”治理的重中之重。
近年来,我国对于滇池治理的脚步从未停息。
“一河一策”牢筑水环境制度体系
自2008年起,昆明市委、市政府以加快滇池治理为突破口,在全国范围内将河长制纳入地方法规,在滇池流域全面实行河长负责制,为擦亮明珠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
2017年以来,昆明市全面深化河长制,推动滇池流域河道水质持续向好。日前,《滇池保护治理“三年攻坚”行动盘龙江“一河一策”实施方案》的落地,再一次牢筑滇池的水环境治理制度体系。
分段监控、分段管理、分段考核、分段问责,滇池治理工作开展得有条不紊、严密精细。与此同时,近日在草海大坝亮相的滇池流域河长制公示电子屏为市民实时展示了36条出入滇河道的市、区级河长名单以及上个月河道水质情况,促进了公众参与和监督。接下来,针对汇入滇池的每一条河流,“一河一策”的实施方案将实现更为科学的治理。
集成技术体系攻克治理难题
在滇池的治理过程中,我国凭借技术手段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污染难题。
2012年,国家水专项“滇池流域农田面源污染综合控制与水源涵养林保护关键技术及工程示范”课题获得立项。六年的持之以恒,160多名科技人员的技术攻关,滇池流域治理力破面源污染治理难题。
与此同时,“十二五”期间,面对滇池流域天然水、外调水、再生水“三水”共存的复杂格局,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启动了“滇池流域水资源联合调度改善湖体水质关键技术与工程示范”课题。
课题的进行构建起流域水资源优化分配利用及湖泊水质改善集成技术体系,解决了流域水资源系统的时空分配不均问题,突破了水资源多尺度动态优化调控在效率和精度上的技术瓶颈,提升了滇池水质,支撑了滇池2017年全湖水质提升为Ⅴ类、蓝藻水华由重度逐步过渡为中度。
现场督查强化治理责任
在滇池保护治理“三年攻坚”行动的推进中,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共成立了5个督查组,对盘龙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区域至少开展每月两次的现场检查。
通过现场督查的形式,滇池治理的责任将得以进一步压实,治理成效也将得到切实保障。
“三年攻坚”行动是滇池水质继续提升的助推器。各项工程建设、新增调蓄池建设、河道清淤等实实在在的措施将让攻坚行动走得更加深入人心。
生态补偿机制对症跨界水污染
近年来,为保障各支流水质,推进滇池治理,遏制跨界水污染,云南省坚持“谁污染,谁治理;谁污染,谁补偿”的原则,建立起河道生态补偿机制。既压实了各相关县区的治理责任,也切实增强了入滇池河道污染治理力度。
从“要我治理”到“我要治理”,滇池36条出入滇池河道的水环境、生态景观得到有效改善。《实施方案》提出,将实行水环境全流域系统治理,在3年内实施57个重点工程,使盘龙江各考核断面水质稳定达到Ⅲ类。今后,从入滇池河道、滇池周围工业、农业、生活污染源的截污导流,滇池治理的力度将继续加强。
从九年来的不懈坚持到继续挺进的“三年攻坚”,滇池这个高原明珠正在焕发新的光彩,也将为中华大地再现“一线平分秋色”的无限风光。

从“还旧账”转向全流域管控20载治污重塑高原明珠
春城昆明拥有一颗“高原明珠”——云南大淡水湖滇池。如今,黯然失色多年的滇池在逐渐重焕神采的同时,也正走出一条重污染湖泊水污染防治的新路子。
“滇池兴,则昆明兴”。这句昆明人出口成诵的话,反映了人们对滇池治理的渴盼与厚望。滇池流域面积超过2896平方公里,是长江上游生态安全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环保界,滇池是公认的我国湖泊治理难点。为了让高原美湖重返人间,对滇池进行抢救性治理被列入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和水污染治理的标志性工程。
从“九五”以来,国家连续4个五年规划将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纳入重点流域治理规划,列入全国“三河三湖”重点流域治理项目。同时,昆明全市开始用“硬手腕”整治遏制生态污染,20年来各级政府投入超过497亿元。但早期治理以点源污染控制为主,在社会经济高速发展背景下,仅仅“还旧账”,未能遏制污染发展趋势。
与此前治理思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常态下滇池治理从“点源控制”逐渐过渡到“全流域治理”,“遏制增量”的同时“削减存量”。按照“科学治滇、系统治滇、集约治滇、依法治滇”的治理思路,昆明市全面实施了六大工程为主线的综合治理体系,即包括环湖截污及交通、外流域引水及节水、入湖河道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生态修复与建设、生态清淤在内的多维度对症“良药”。
随着《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办法》等规章相继落地,滇池保护治理也自此向科学化和法制化转变。为进一步强化滇池流域水环境保护治理,昆明市自2008年在滇池流域推行河长责任制,多年来取得明显成效。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按控制单元、不同的河流断面一步一步进行治理,治理工作不是一口吃,而是循序渐进、逐个达标,而这与“河长”逐级覆盖相契合。截至目前,滇池流域已全面建立了四级河长、五级治理责任体系及三级督察制度。
其中,探索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对加强滇池流域各区政府的治理意识,起到了倒逼的作用。河道生态补偿试点工作开展一年来,以“谁污染谁买单”倒逼环保责任落实的做法初显成效。按照“谁达标、谁受益;谁超标、谁补偿”的原则,从2017年8月至同年底,共收取生态补偿金超过3.84亿元。收上来的生态补偿金怎么用?根据生态补偿金的管理使用办法,会投入到滇池治理的重点项目上。
经过持续20多年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等措施的全面实施,目前昆明截污治污系统基本建成。这其中,主城及环湖建成了超过5647公里市政排水管网、近100公里环湖截污干渠以及20多座城市污水处理厂。完善的截污治污体系也自然也极大促进滇池流域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湖体水质企稳向好。2018年上半年,滇池草海和外海水质进一步上升为Ⅳ类、轻度富营养,但水质改善的稳定性还有待观察。
“十三五”时期是滇池治理全面提速新阶段。按照当地发布的滇池保护治理三年攻坚行动实施方案,2020年前将继续投资141亿元削减流域污染负荷。仅在2018年,昆明市将全面打响滇池保护治理“三年攻坚战”,力争2020年滇池草海、外海水质全面达到Ⅳ类。但这也绝不是滇池治理的重点,因为人们仍期待着可以“淘米洗菜、捉鱼捞虾”的那一天。

别看这块显示屏是今年才设立的,其实滇池早在2008年就在全国率先实施了河长制。2017年,云南六大水系及牛栏江、九大高原湖泊设立省级河长,全省67928个河长全面到位,比全国平均早一年全面建立河长制。

上世纪90年代末,滇池因严重富营养化,出现了重度污染,高原明珠失去光彩,成为昆明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痛,云南省和昆明市由此踏上了滇池治污的艰难历程。2008年,在反复摸索中,昆明市为了斩断滇池的污染源,对污染严重的36条入湖河道进行集中治理,为了加强责任制,率先探索实施河长制。

1996年、2003年、2013年,大理洱海蓝藻大面积暴发,与此同时,杞麓湖、星云湖也受到严重污染,九大高原湖泊水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如果延续以往的治理方式,云南河湖治理形势严峻。

2016年,《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出台,要求2018年6月底前在全国全面推行河长制。云南明确提出,提前在全省建立河长制。云南省委书记陈豪、省长阮成发、省委副书记李秀领分别担任云南省总河长、副总河长、总督察,兼任抚仙湖、洱海和异龙湖3个湖泊的湖长。

大理州在洱海治理中,把“洱海清、大理兴”作为根本发展理念,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开展洱海保护性抢救工作,全面实施洱海流域“两违”整治、村镇“两污”治理、面源污染减量、节水治水生态修复、截污治污工程提速、流域综合执法监管和全民保护洱海的“七大行动”。其中,关停大理洱海沿线2000多家餐饮店和客栈的断然措施震动全国。6月30日,《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方案》正式实施,洱海治理力度再次加码。大理市常务副市长赵永祥告诉记者,“三线”划定后,大理市将按计划推进“三线”范围内生态修复与湿地建设,恢复洱海沿湖自然生态岸线,形成完整的陆地与湖泊水体的过渡缓冲区域,提高洱海岸线空间生态修复自净功能,促进洱海入湖水质的改善。

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副局长吴朝阳认为,昆明市在总结2008年以来河长制工作的基础上,全面深化河长制,推动河长制工作实现了六个转变,即“内涵由单纯治河治水向整体优化生产生活方式转变,理念由管理向治理升华,范围由河道单线作战向区域联合作战拓展,方式由事后末端处理向事前源头控制延伸,监督由单一监督向多重监督改进,河湖库保护治理由政府为主向社会共治转化”。

作为深化河长制的具体体现,昆明市率先在滇池流域河道实行生态补偿机制。上游治理不达标,就要因超标的污染为下游买单。滇池流域34条河道生态补偿试点开展一年多以来,“谁污染谁买单”的倒逼环保责任的做法初显成效。昆明市滇池流域河长制办公室统计数字显示,自2017年4月启动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工作至2018年4月,相关各区政府共需缴纳生态补偿金6.5亿多元,滇池流域通过牛栏江向滇池生态补水近25亿立方米,水质由劣Ⅴ类转为Ⅴ类,今年一季度,滇池总体水质持续保持企稳向好趋势,外海、草海水质均为IV类。

云南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省河长制办公室主任刘刚称,云南还同时全面推进“河长清河行动”等12项“云南清水行动”。目前,“河长清河行动”已经取得明显成效,各地河湖治理力度持续加大,黑臭水体治理取得立竿见影之效,一些河湖长期积存的问题得到迅速解决。下一步,云南将加快对“一河一策”的制定,开展分类治理。

周 斌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